Friday, June 26, 2009

搬家游戏

霹靂州局勢,已經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。
有沒有人可以解答,誰才是真正的州務大臣?
贊比里嗎?
根據高等法庭的判決,他已經不是
法的州務大臣;之前他受委州務大臣,不符合憲法規定。
重申,這是高庭的判決,不是個人的意見。
那麼,尼查是大臣嗎?
上訴庭批准暫緩執行高庭的裁決,讓他無法執行州務大臣的職務,也沒有實質的大臣地位。

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怪現象。
法律上不是州務大臣,贊比里可以進入大臣辦公室,掌控行政資源,領導州政府。
法律上的州務大臣,尼查要進入州政府大廈卻不得其門而入,好比是被流放人士。
在這期間,進進出出的搬家遊戲,就足夠忙壞眾人。
3個月前的大風吹,州政府大廈和州務大臣官邸已經清空一次。幾天前風又吹起,再來一次搬家遊戲。
先是贊比里清空辦公室,騰出空位子給尼查。然而,那張皮質辦公椅還沒坐熱,尼查又得走了,換回贊比里坐上去。
要是尼查成功撤銷暫緩的裁決,又可以再來一次大風吹;他日贊比里上訴成功,又可以再搬回去。
這可能會創下首長更換頻密度的
世界紀錄。
或許,有人會說,這只是短期間的安排,一旦上訴庭作出裁決,就可以確定誰是州務大臣。
但是,有經驗的法律界人士說,要完成整個法律程序,是一年半載的事。
於是乎,這一年半載之內,霹靂州沒有一個實質有效的“真正”州務大臣,連帶的,也沒有一個合理合法的州政府。
如此,豈非是無政府狀態?
即使有一個臨時看管的州務大臣和州政府,也無法得到
數人認同,可以確定,它也將是跛腳鴨,難以運作,難有公信。
這幾天,共同的聲音逐漸出現。東姑拉沙里認為應該解散州議會,重新選舉,還政予民;人權委員會也是同樣的看法。
連國陣成員黨的民政黨,也有幾位領袖公開呼吁舉行州選,甚至建議把州政權交還給民聯。
這種聲音,將會成為主流,到時,就看國陣高層如何回應了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Post a Comment